1. 首页>>网络热点>>即时新闻

歌手王二妮:我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,就是在34岁为普通丈夫生儿子

2014年,王二妮看见存折余额突破7位数,当即有了想在北京买房的念头。

现实打击接踵而来,爱人李飞竟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分手:“你现在是事业上升期,不能被感情耽误,咱们分手吧”。

顷刻间,她的心脏似被百枚细针扎穿。

俩人同样出生在山沟,同样怀揣出人头地心思学艺,后来从十几岁一贫如洗时相爱,如今日子好过了,就要分开?

王二妮不同意,她这辈子只爱一个人,也只愿与李飞共赴婚姻。

后来俩人领证了,八年时间,李飞这位陕西农村小伙,摇身一变成为西装革履成功人士。

唯有王二妮依旧朴素无华,甚至为了带娃,甘愿丢掉娱乐圈事业......

01、靠“五百块”走上艺术路,与初恋结缘

1985年,王二妮在陕北黄土高坡出生,父母都是老实巴交农民工。

家里没孩子前,靠一亩地勉强糊口,随着四个娃娃落地,原本吃一年的积粮,三个月就见到缸底。

外人都说王家养个三个赔钱货,幸好老三是个儿子,不然一屋子人吃白食,也没个盼头,早晚累垮王壮汉。

但只有王二妮知道,她和姐姐妹妹不是累赘,而是父亲眼中掌上明珠。

就算家里没钱没粮,王爸爸也供她们读书,实在揭不开锅就去城里搬砖,有一分是一分全花在培养上面。

深知父母劳累,王二妮自懂事便将弟弟,拴在裤腰带上照顾,到了上学时候,就爬到山头爷奶家,放了学再把弟弟接回来。

一来一回二里地,但她从不喊累。

晚上一家人相聚,王二妮便又扛着背篓,打着家里唯一电器手电筒,去山边上摘野菜。这是家里唯一蔬菜,也是第二天一家人的营养早餐。

熬到初中,姐仨成绩一个赛一个优秀,但父亲并不开心,反而犯了难。

家里根本没钱供仨个娃同时上大学,就算累死他,也凑不齐学费。

幸好,姐姐在学校看到安塞县艺术团正在招生,家里人一商量,这是个好去处。

小时候,二妮只要哭,嗓音就响亮到四邻听得清清楚楚,后来又爱爬到山头放声高歌,高亢婉转的陕北民歌,让偷偷跟来的姐姐惊了又惊。

上小学,村里组成秧歌队,她便跟在队伍尾巴,一甩手绢一扬辫子,身段扭的似水蛇,放开的嗓子又似百灵鸟。

从前没人当回事,但如今把王二妮送到艺术团,说不准真能培养出一个民歌大师。

但入学有要求,一次性缴五百八十块学费。

这笔钱是孩子的改命钱,更是他们半年生活费,但为了二妮能成才,王家夫妻一咬牙,将家里唯一体面的蝴蝶表卖了。

两年后,王二妮成为出类拔萃的年轻演员,并迎来第一次场大型演出。

穿上戏服,抹上红妆,王二妮形象大变,有了亭亭玉立美貌,但她仍不自信,不断在后台来回踱步。

李飞正好演完上一台戏,因为角色需要,佩戴着脏兮兮发套,满脸胡渣灰尘,穿的戏服也为显更破旧,特地去场外土里翻滚几圈。

如今还未换掉衣服,便看到王二妮一个人在抓耳挠腮,身为过来人,他很明白此时感觉,便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鼓励道:

“第一次都这样,你应该相信自己,我看过你排练,生龙活虎的劲很有趣,你就当舞台也是排练室,演出绝对能成功”。

王二妮第一次得到鼓励和认可,信心倍增,甜甜一笑表示感谢后,小步跑向舞台。

李飞被她逗乐,前一秒还愁云密布,下一秒就笑得灿烂,这姑娘性子真好。

但回到化妆室,一瞧镜子里邋遢的自己,他瞬间无地自容,幸好姑娘没嫌弃,不然他才是笑话。

一次不起眼的接触,让两个年轻人对彼此留下很好印象,后来的数次交集,又让他们有机会深入了解。

原来他们都生长在大山,也都一心想靠成就走出大山,但艺术团影响力微小。

她再熬十年充其量名号响彻陕西省,想成为全国名角,做梦吧,梦里都有。

直到2007年,王二妮与李飞相爱的第六年,也是她工作的第八个年头,终于遇到了一个草根成名机遇。

但也因此导致漫漫爱情之路,差点亮起红灯!

02、成名积蓄破百万,爱情却亮起红灯

艺术团不断纳新招新,身边同事换了一茬又一茬,离开的旧友要么转行,要么结婚生子脱离社会。

唯有王二妮依旧在为自己羽翼未满的成名梦努力。

“回来了,快换拖鞋,我刚炖了乌鸡汤,这些天出差一定要好好补补”。

与她不同,李飞的事业心并不强,赚的够花便足够,平时最大爱好就是捣鼓膳食,把爱人养的白白胖胖。

王二妮却顾不上吃饭,直接把李飞拉倒客厅,告诉他一个好消息。

北京要开一场农民歌手大赛,因为是首办领导们没经验,也怕招不够人,便将报名要求放宽到不限地区,不限年龄。

只要是农村人,有才艺,有推荐信就能上台。安塞县有头有脸的民谣歌手没几个,王二妮自然成为代表人。

这一次登台,她彷如回到首次演出,满手全是汗。

李飞没有开口安抚她,而是伸出大手,紧紧握住她的小手,又将她的头摁向自己肩膀,这种无声支持,让王二妮倍感幸福。

结果普天同庆,她取得了冠军,正式开启了长达六年的比赛之路。几十场大赛,金奖占一半,每年县里都奖励上万元。

此时王二妮一个月才挣几百块,所以这笔意外之财,大大改善了她和家人的生活质量。

直到登上《星光大道》,第一次享受到成名滋味,同年登上春晚,彻底坐实知名歌手地位。

就在积蓄破百万那刻,一直在背后支持自己的李飞,竟退缩了。

“老公,我在北京看上一套房,咱拿这笔钱交个首付怎么样。”李飞看着存折里的巨款欲言又止。

但最终还是下定决心,说出了一句话:“趁着你事业上升期,咱分手吧,我不能耽误你”。

一个碌碌无为却人品正直的男人,绝不会安心当软饭男,更何况,他亲眼见证二妮从野鸡舞台,走向全国视野。

对比之下他确实没用,与其自惭形秽,还不如识趣点早放手。

王二妮一听这话,赶紧将笑容收起,轻轻坐到李飞身边,小声道歉:“这段时间我太忙了,忽略了你,你别生气,我明天就找领导请假”。

李飞知道话不讲清楚,二妮肯定不放手,便将心里话和盘而出。

王二妮表情冷下去,随后抬头坚定告诉他:“我这辈子只有一个丈夫,那就是你,如果你执意分手,我就退圈”。

第二日,她拽着李飞来到民政局,俩人成为正式夫妻后,她的事业又一次迎来新高度,整日去各地乡里慰问演出。

日子一久,在外漂泊成习惯,便下意识忽略家人,但老人时日短暂,王二妮终究因为忽视家人,造就终身遗憾!

03、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,就是在34岁为普通丈夫生儿子

家里人知道二妮忙,便很少拨电话喊她回家。

但那天,奶奶不行了,弥留之际,老人家嘴里不断喃喃念叨二妮,父亲便忍着泪打通那串熟悉号码。

王二妮特别想回家,但演出不能耽误,领导也找不到人顶替,只能等第二日巡演结束,花大钱包车连夜回家。

但她还是回来晚了,没能见到奶奶最后一面。

家人都知道她身不由己,所以没人怪她,但王二妮自责,肿着眼泡披麻戴孝后,好多天都精神恍惚。

李飞心疼,便花大钱买来九十九束玫瑰讨她欢心,但王二妮的勤俭持家深入骨髓,并没有被惊喜到,反而怪他乱花钱。

婆婆知道她心情忧愁,特地从老家赶来北京,连做了三天手擀面,直到儿媳妇露出笑容那刻,她揪着的心才终于放下。

经历一次痛失亲人经历,王二妮明白了个道理,挣再多钱,也不如与活生生的亲人相伴重要。

她准备在北京闹市买套房子,将父母接来,但老两口适应不了城市生活。

她便退一步,把老家屋子推倒,重建了一座三层小洋楼。村里人见王二妮如此孝顺,纷纷夸王老汉有福气。

红眼的也不少,爱嚼舌根的村妇总传瞎话,说王二妮有出息就性子野了,不着家了。

日子重回正轨,工作越来越忙,小夫妻很久才能见一面,李飞想念的很,便索性辞职,去当爱人的经纪人。

本来二妮有点抵触,她生怕丈夫再有自卑念头,也怕他干不好,所以接活、出差、收拾衣服这些琐碎事,能自己干,就坚决不麻烦他。

但李飞很有眼色,知道她出差,一早就将梳洗衣物放到行李箱,包里还贴心备上一双平底鞋和暖水瓶。

工作时,又一改方言,用流利普通话与对方相谈,再加上圆滑灵活的头脑,每次都能拿下通告。

久而久之,二妮的惊讶转变成放心,便什么事也不操心,彻底成了甩手掌柜。

自此后,李飞便彻底变了一个人,每天西装革履,领带束颈,用他的话说:“曾经是小喽啰可以不打扮,如今身份不一样了,自己体面,就是二妮体面”。

平时七夕、情人节,也学年轻人送礼物。

但他知道妻子不喜欢浮夸的奢侈品,便专门挑生活用品送,这次送床垫,下次送台灯,如今家里堆满了他的爱意。

2019年,34岁的王二妮成为人母,生下了一个六斤五两胖男娃后,决定退圈,以普通人身份过下半辈子。

对于稚子,她没有过度期望,自己虽是从黄土高坡冲出的凤凰,但不愿也让孩子受自己当年的累。

若继承自己嗓音,爱唱就唱,没天赋也没从艺心思,就好好读书,长大后顺心走自己的路。

结语:

如今的王二妮,早不再是黄土沟里的土丫头,她靠当年父母的鼎立培育,一步步成为人生人。

如今她生活有盼头,事业有苗头,婆媳、婚姻关系也和睦,孩子也渐大,偶尔还能将父母接来享福,四世同堂的日子,羡煞无数人。

但那怕如此,王二妮依旧不认为自己是大明星,她只是一个唱歌很好听的歌手而已。

况且,她也玩不明白那些娱乐圈弯弯道道,更做不到和偶像一样,朝外界一招呼就得百人回应。

所以便在生子后渐渐退出娱乐圈,守住如今的名利,留住如今的幸福,便是她最好的余生。

张飞同样令人敬佩,陪爱人二十载,从没变过心,人到三十岁又为爱转行经纪人。

这样一对璧人,想不幸福都难!

本文由seo技术发布/转载,不代表seo技术网立场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或下架处理!

本文采摘于网络,不代表本站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w7758.com/jishi/7682.html